都得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商量

2019-08-02 作者:文物考古   |   浏览(105)

    各位老师、同学们,大家晚上好!今天,有幸来到我们艺术的殿堂讲一个有关艺术的话题,不过遗憾的是本人并非艺术家,也不懂绘画,但是我们要谈一谈绘画的题材问题,也是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。我是第一次和艺术院校的同学们有这样的交流,我个人研究的范围,确实涉及过艺术的主题,今天要谈的,是个人的一些体会,但是深度有限,因为艺术修养不够,我终归不是本业做艺术研究的,所以说得不对,大家觉得有问题的,希望能宽容一些。

    

  入正题之前,我说这样一个话题,考古发现很多图像,包括今天要说的汉画,汉代的壁画、画像石、画像砖上面的一些图像,还有器物的装饰,比如史前的彩陶,还有晚近的一些石刻,唐代也有石刻,还有一些艺术作品,包括玉器、青铜器,都可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研究。过去传统的考古研究比较倾向于器物的形态,研究这个形态做什么呢?就是断定它的年代。这也是考古学者的看家本领,一个器具出土以后,能够比较准确的判断它的年代,这就合格了。对其它方面来讲,关注不太多。我今天要谈的这个图像就是这样,过去不太怎么重视。也就是说出土以后,可能交给咱们做艺术的学者来研究,由于这两个行当之间联系不是那么紧密,做起来会产生一些隔膜,就是说相互不能够比较有效的沟通,这样得出来的一些认识,彼此在认可度上就会有限制,也就是说在准确性、科学性上会出现一些偏差。如果说做考古的学者能够有一个初步的解释,有初步的一个整理,就有可能让美术史家能够接受,能够获得一些更可靠的信息。就像我做饮食研究,在食材方面,如果说这些食材初步整理不好,让厨师就下锅,这个事出来的结果就可以想象,会有些问题。所以我今天说的这个图像考古,比传统研究来讲,可能是考古学者这些年来投入力量比较多的,因而认识可能有一些进展。也有一些绘画作品是传世的,传世的作品证明起来,还有一定的难度。在流传过程当中,可能有一些特别的原因,要断定它的时代、作者都会要经历一个过程。我们所面对的主要是出土的这个作品,在年代方面比较可靠,而且没有失真。

 

  这些作品当然不是说独立的某一件,而是说有一定的时空分布范围,或者说在地域上分布比较广,比较流行的这个作品。它一般都体现了表象、意象两层建构特征,我们的研究既要有表象观察,也有要意象研究。我们过去做的传统研究,可能表象的多一些,意象就比较弱一些,比如说见到一种装饰纹样,见到一幅绘画,可能很简单地做一个形象上的判断,它画的是个什么人物,画的是个什么动物,也许研究就停止了。而对表现的意义这个研究就缺乏一些。当然表象研究比较容易,一看就明白,即便不能很快明白,稍微再深入一些,也会明白。但是意象的考察就比较难,意象并不是凭空的想象,必须有依据,通过社会背景的考察,通过文化的发展进程,通过一些文献提供的比较准确的依据,才可能得出一个大家公认的结论,就不会是你说一套,他说一套,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www.9159.com 1

  关于这个图像研究,其实古人治学已经注意到了,像我这里引述的南宋郑樵写的《通志》,就提到这个方法,做学问的时候,“置图于右,置书于左”,这个书就是文本,“索象于图,索理于书”,这个叫图文比照,这是比较完善的一个方法。也就是我前面说的,一方面是表象的研究,另一方面是意象的研究,而且能深入到文献这个层面。这样做起来就可能要完备一些,属于现在提的图像考古相关的图像学,这个概念大家可能有印象,也可以在网上查一下。我这里引用的一些解释,我觉得还是比较公认的,关于图像学的研究,不仅仅是考古学家在关注,过去艺术史家做了很多工作,只不过我觉得在某些方面来讲,和考古可能是有些脱节。开篇我就说到这里,下面就进入正题。

金沙免费送58元彩金, 

  这个题目是这样,我受贵校的邀请来这里跟大家做这个讲座,但是由于时间比较仓促,而且是命题的,讲汉画,不能有充分准备。汉画我有所关注,但并不深入。我关注一个点就是汉画上出现的鱼,这样一个题材。我们就由鱼对汉代人的生活和精神两方面的影响比较具像地谈一谈,后面谈意象的时候可能稍微有一些大家过去没有接触到的,或者说没有想到的一些解释,我个人有一些新的想法,想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下。

 

  鱼是一个美味,把题目取名叫味觉,并不是说鱼味究竟有多美,这个味道,大家都体验过,不爱吃鱼的是少数,宗教上来讲,不吃鱼的民族也是少数。鱼的味道确实很好,有很多不爱吃肉的人,就能接受鱼。具体我们不谈鱼的味道如何,就从汉画上感受一下,汉代人对鱼的那种态度。我们可以通过捕鱼、通过烹调、通过食鱼的方式来看。另外通过他们对鱼的象征意义的提升、提炼,看看鱼在中国历史上对人们的精神世界产生过什么样的影响。

 

  味觉是这样的,大家知道一个区域会有比较明确的味觉追求,这不是个人的行为,它是一个区域,一个全体的行为。这种行为体现的就是一种文化记忆,不是短期内形成的。像西南地区以川渝为首的麻辣风味,它就是一种文化记忆,是通过很长的历史形成的一个地域特色。虽然现在这种麻辣味可以推向全国,但是它也只能进入都市的层面,它不能够真正推行到全国,推行到乡里,这样是不可能的。因为那个传统不一样,人们在城市享受麻辣味,就是享受那种刺激,这是一种文化记忆,这是说味觉。意象实际上也是在一定的地域,从现实中提炼出的文化象征符号。这个文化象征符号,可以是动物,也可以是花草,都可能。我们说一个跟鱼无关的吧,说蝙蝠,人们说幸福,画一只蝙蝠在皇袍上,皇帝的衣服上都可以出现很多蝙蝠。蝙蝠在某种意义上,我们的直观感觉并不是很好的一个东西,但是把它符号化以后,它就是幸福的一种象征,蝙蝠——幸福,就这么靠上、联系上了。这就是一个象征符号。我们这里说的鱼,也应该类似。

 

  我们知道汉画中有许多场面是表现饮食活动的,有很多的庖厨图,就是做饭的,汉代人的厨房什么样,这个厨灶什么样,然后做哪些厨式活动,就是烹调有哪些内容,在汉画上都有很细致的刻画,我们在这些刻画中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,这细节与食鱼有关系,汉画表现的鱼纹多数都是跟饮食相关,当然有一部分也不完全是。跟食鱼有关的就是有鱼的捕捞、鱼的烹饪,还有食鱼的方式。我们对汉画做了一些梳理,我放一些图片,大家可以看到一些具体的内容。

 

www.9159.com,  关于捕鱼,我们说捕鱼是个技术活,实际上捕鱼的技术出现很早,我这里引了《诗经》,还有后面引出的文献,说明商周时期已经有了很成熟的捕鱼技术。这些技术一直延续到今天,还在这么用,除了没有现在用的电鱼、炸药以外,其它的方法古代都发明了。尤其钓鱼的技术甚至可以追溯到史前时期,7、8千年前,那个时候已经有钓鱼的钩了,出土了一些骨制鱼钩。

    

  在《诗经》当中提到了很多捕鱼的工具,我们看看这个“潜”和“汕”居然是和捕鱼有关的,是捕鱼工具的名称。比如说《诗经》说到“汕”,我们现在知道汕头,不知汕就是捕鱼的一个鱼笼。还有罩,还可以叫这个名字,还有潜都是鱼笼。文献上是可以找到这样一些技术,在汉画的画面上我们可以看到捕鱼的方法,有用鱼叉的,有用网捕的,也有钩钓的,有用竹笼来罩的,还有直接用手抓的,甚至用鸟兽来帮忙的。我们看看钓鱼,钓鱼的文献很早就有记载,先秦文献中,比如说《文子》这个书,就记载了“鱼不可以无饵钓,兽不可以空器召”,就是说你钓鱼的时候,光拿一个钩是不行的,要有鱼饵,这说明那个时候钓鱼是很讲究技术的。

 

  《吕氏春秋》提到钓鱼很关键的一个技巧,就是要有鱼饵,要适合你所要钓的那个鱼的口味,饵要香。《吕氏春秋》提到鱼有大小,饵有宜适,就是钓饵要适合鱼的胃口。还有《阙子》这本书,说鲁国人,就是孔子所在的鲁国,有非常会钓鱼的钓者,以桂为饵,用黄金之钩,错以银碧,非常讲究,当然这个派头显得太贵族了一些,一般垂钓者用不到这么花哨。但是我们从文献记载中,可以看到当时人对这方面已经是很下工夫。还有汉代王充《论衡》提的一个钓鱼方法,应该叫诱钓吧,先刻木为鱼,漆作红色后放入水中,把鱼引过来,然后再下钩钓,说会有“盈车”之获。盈车是什么?这车都装满了,就是说可以钓到很多这样的鱼。这个山东滕州出土的汉画钓鱼图,这个人在这里钓鱼,有钓钩,然后有钓竿,钓竿上好像至少有四个鱼钩,有四条鱼都咬到了这个钩,很形象。这幅汉画就让我们在视觉上非常明确地看到了这种实景,不光是文献上说的。

 

  还有叉鱼,这条鱼很大,人在岸上就可以拿叉来叉鱼。而这个图像既有叉鱼还有其它一些方法,有拿箭射的,这个文献也有记载,用弓箭。这是罩鱼,拿着潜、汕罩鱼。这个也是叉鱼(图5),乘着小船来捕鱼,也可以在水里直接去抓,很生动,这个画面从上到下,表现的都是捕鱼的场面。还有笼鱼罩鱼,就是一个竹笼,在浅水中这么一罩下去,就可能把鱼罩在里面,然后手伸进去就能抓到。注意这个出土的地点是山东微山湖,我们知道那里是产鱼的。自古捕鱼这个技术应该很成熟,除了那样的罩鱼,还有一种捞鱼的小鱼具,捞些小鱼小虾都是可以的。这个是直接抓鱼,实际上这种抓鱼,一般应该是我们成语所说的混水摸鱼,就是这样来的,还有什么竭泽而渔,把池塘里的水抽干以后,直接去抓。

 

  再就是网,文献记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,提到鱼网。在史前时期,5、6千年前,考古就发现很多网坠。现在的网也是有坠,不过是用铅做的,网撒下去以后,它必须要沉到水下,必须用那个坠坠下去。在新石器时代,5、6千年前,4、5千年前,那个网坠都是用石头或者是陶做的,发现很多,说明当然已经会用网捕鱼。但是有点遗憾,也许是我搜索资料还没有到家吧,没有见到汉画上撒网捕鱼的这个情景。

    

  鸟兽捕鱼,我们说的鸟,就是家养的鱼鹰。四川成都郫县出土的汉画上面,有一艘小船,船上的这只鸟应该就是鱼鹰,准备去捕鱼。我们刚才引了大量的图像都是鲁南苏北地区的,四川地区成都地区,这样的材料也发现不少。有些图像,就表现有能捕鱼的水鸟,当然不一定都是鱼鹰。我们知道到现在也有用鱼鹰捕鱼的,就在南方地区,我不知道重庆还有没有这样的做法。像这样的一条船,水里游的就可能是鱼鹰,是新都出土的画像砖,水里都有这种正在飞的像鸟一样的动物,有可能就是鱼鹰。还有一个旁证,山东地区出土西周的一件玉雕鱼鹰,叼的一条鱼还没有咽下去,为什么咽不下去呢?因为它的脖子系有一根线。在南方地区,江南一带很多地方现在都能见到这样的场景,像日本也会用鱼鹰捕鱼,这幅绘画有意思,它的鱼鹰是拿绳牵着的,我们这边没有,在中国从古到今好像还没有发现这样牵着绳用鱼鹰来捕鱼的,看看这只鱼鹰已经逮了一条鱼,用绳子可以把它拉上船。

 

  还有兽,什么兽呢?在这里看到像一条狗,在这艘船上,这只狗是不是能够下水捕鱼呢?也许是狗,也许是另外的动物,是什么动物呢?文献记载有用水獭捕鱼的,说这个水獭养了以后,跟狗一样驯服,它可以下水把鱼叼上来。现在的川鄂,应该就是重庆湖北接壤这一带,还能看到水獭捕鱼的场面。水獭主要在水里活动,也可以上岸。

 

都得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商量。  另外就是这个捉鱼图像,刚才我们也看到和其它捕鱼方法一起出现的这种捕鱼的画面,直接在水里捉鱼。还有一个故事,体现古代对捕鱼的重视,说那个鲁国的鲁隐公,春秋时代的,比孔子应该可能早一点,他去看人家捕鱼,当然这不是一般的捕鱼,是一种仪式,有这么一个很有争议的事件,因为时间关系,我们不展开它,就是说古代把捕鱼也仪式化,甚至带有政治色彩。这里还说到射鱼的事,刚才我们看到的画面上也出现了这个图形,可能是拿箭射。我们看这幅,这可能就是观鱼图,很多人在用各种方法捕鱼,这些人就在水边观看。这个画面没准就是表现的鲁隐公观鱼。

    

都得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商量。  汉代对渔业比较重视,正如《后汉书·刘般传》所说,“民资渔采,以助口实”,就是说为生活去捕鱼,鱼是饮食的一个重要来源。这个捕鱼的方法,看似很简单,其实有些技术还是长期积累摸索出来的,所以到现在我们还在继承。鱼捕到以后,可以是作为一个礼物去送的,抬着一条大鱼,挂着一个酒壶,表现捕到大鱼的那种喜悦,这是徐州的汉画像石上见到的。

    

  接着说烹鱼,说说我们从汉画上见到的烹鱼的方法。鱼有两吃,可以生吃,有些鱼是生食,跟我们现在说的吃生鱼片一样,更多的是做熟了吃,做熟的办法可以烤、可以煮、可以蒸、可以炖,也可以腌制,做成腊鱼,做成熏鱼,这都是古代的食法。还有这个鱼鲊,我们现在不怎么吃它,其实就是把鱼收拾好了以后,加上调料,拌上米粉装到坛子里面,把它腌起来,随时都可以拿出来吃,可以生吃,南方的少数民族有的就很喜欢吃它,我吃过,我到海南去,享用过这样一种酸鱼,非常酸,酸得让人不可接受,也可以再火熟加工。另外还有干鱼,晒干了可以保存较长时间。在文献上也有怎么做鱼的记载,特别是在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中,出土竹简上就记有一些鱼馔的名称,这个所谓的鰿白羹,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鲫鱼,那种不大的,黑色的鲫鱼。配上蔬菜煮了,做成鲫鱼汤。

    

  鱼生吃就叫脍,我想“脍炙人口”这个成语很大程度上是讲怎么吃鱼,脍是生吃,炙就是烤了吃。孔子要求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,恐怕这个脍主要说的就是鱼,当时肉也有生吃的,但是鱼生吃比较多一些。我们看《礼记·曲礼》说“献孰食者操酱齐”,这个“孰”是“熟”的一个古写,经学家的注解说,“酱齐为食之主,执主来则食可知”,什么意思?就是说酱料就是这个菜的主心骨,如果不配合适的酱,这个菜就没法吃了,因为很多菜是在吃的时候调料,就像现在的韩菜、日本菜一样,上席之前,是先上很多调料、小味碟上来,其实我们很多川菜也有这样的做法。有的菜是要用调料吃的,就是这个东西。这个酱是很关键的,“酱”字是一个简写,繁写这个酱上面是一个将军的“将”,下面是“酉”,表现酿造的意思,说这个酱是酿造的。为什么用将军的“将”呢?文字学家的解释说这是形声,这个字因为是取名为酱,用“将”这个字的音,读酱就用它来表声的,表示这个读音。我有一个可能比较特别一点的认识,将者是带兵、领兵的,这句话说得很明确,食之主、兵之将,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,就是食物离不了它,是要由它来统率的,“执主来则食可知”,你看这个主就是酱。因为规定什么食物配什么酱,先上的是什么酱,你就知道后面要上什么食物,比如上来一碟芥末酱,就一定是上生鱼片了。“必知献鱼脍之属也”。所以《礼记·内则》中又有“鱼脍芥酱”,现在日本吃芥末酱、吃生鱼片的来历,就从这里来找。我们以为吃生鱼片是跟东面学的,其实也有我们很古老的传统。

    

  看很多汉画《庖厨图》上都有鱼的图形,这是一个灶,厨师们在操作,挂的这些食料,有猪头,这可能是猪腿,或者还有羊,这是一条大鱼。像这样的画面很多,烹调的时候鱼是少不了的。还有双鱼,双鱼可能有特别的寓意,我们后面还要说到。怎么做鱼呢?首先可能有烤,烤的这个技术出现的最早,人类用火来熟食,最早应该是用烤的方法,不用炊具,就直接把食料放在火上烤。这是烤鱼的一个场景,是在四川发现的,下面是个烤炉,这个厨师拿着像刀一样的东西,但不是刀,是能转动的扇子,这种扇子就是烤羊肉串用的那个扇子。维族人现在用的扇子,就是汉代的扇子,有一个专门名称,叫便面。这个很难得,当然烤鱼的画面我们见的不只一例,但是这例很生动。

    

  关于烹鱼的方法在北朝贾思勰《齐民要术》里面有很详细的记载,《齐民要术》是一部农书,就是教怎么种庄稼、种蔬菜,但是有一部分内容是讲烹调的。怎么做肉食、怎么做菜食,甚至怎么腌咸菜都有,讲烹鱼的方法,有鱼羹、有烤鱼、有蒸鱼,讲得很具体,还有腌鱼,这应该是最早的一部比较详细的写烹饪的文献。

    

都得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商量。  这是三国时期的一个雕塑,出土在重庆忠县,表现一个厨师在准备食物,案子上就摆了两条很大的鱼,在准备收拾这个鱼,非常生动,厨师的神态也很好。其它地点发现的汉代做鱼的这类雕塑,不少见,是不是这种雕塑比较好做一点?还是表明当时人们确实对鱼的美味情有独钟呢?

 

  汉代的灶,这是釜,这个灶台上也出现了鱼,鱼作为原料塑出来。食案上有做熟了的全鸡,两条鱼,应该是富有人家。这也是一个食案,上面摆着食物、食具,两条大鱼,做熟了的鸭子,注意这串东西,这是烤肉串,在汉画上看到很多烤肉串的图像,在宁夏自治区居然发现有保存完好的烤肉串,一个木棍上串的几块肉,因为地处边远沙漠,保存得非常好,埋藏将近两千年之久。还有一些就是准备宴会的画面,鱼看来是少不了的。我们说味觉追求,美味的追求,鱼羊鲜,从汉画上可以看到用图像来表现对美味的追求,一条鱼一个羊头,是不是很形象的一个表现?

都得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商量。 

  烹调说了,我们再简单说一下食鱼。

都得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商量。    

  食鱼的方法,我们通过上面的烹调来看,有清蒸、有红烧,也可以烤,也可以做成很多其它的花样,可以直接吃生鱼片,也可以腌咸了吃,有很多这样的专业名称,都是说鱼怎么做成美味。我们看一些画面,山东汉画发现的比较多,我开头也没太仔细说这个汉画,这样的画像石和画像砖,都是在墓葬里面发现的,是当时刻画图形以后,比如说有现实生活、有历史故事,还有一些神话传说这样的内容,在修筑墓室的时候,将画像石画像砖嵌上,在壁面上就能够看到这些画面。画像砖不大,一般大的可能有40—50厘米见方,小的还小一点,画像砖是模印的,有一个模子,就跟做土坯似的,把泥土放到这个模子上面,图像就能够印上了,然后再进窑去烧,烧成砖,再嵌到这个墓壁上。我们复原汉代人的生活,了解他们的现实生活和精神世界,很大程度就是在这些画面上能够找到确凿的证据。当然,过去我们作美术史的研究,可能由艺术的角度关注更多一些,而对它们里面的内涵,具体的一些事项,可能解释的不一定太透彻。

    

  说到吃鱼,我们看这幅画面,也是一个庖厨图。我们现在要关注这样一个局部,这个局部是表现什么呢?是两个好友,还是亲戚,或是同僚?他们相聚吃的什么,面对一条鱼,这条鱼要吃,居然是拿着一把小刀,如果是做熟了,这鱼是不必要用刀的,所以这里表现的一定是吃生鱼,吃的是我们说的脍。这边上摆的有酒,有酒杯,一面饮酒,一边吃生鱼,这是一个很少见的画面。后来我到徐州去参观的时候,在汉画馆也看到过几幅类似的图像,都不如这个表现的具像。这是我的解释,过去好像还没有太注意到这样一个具体的现象。

    

  食鱼是有一定的礼节的,我们知道现在如果有一条鱼端上来,可能讲究鱼头朝什么方向,鱼头可能朝主宾,甚至鱼头朝像谁,谁就得喝一杯酒,有这样的说法。在古代鱼头鱼尾的朝向也是有讲究的,比如说《三礼》记载周代吃鱼,上了菜是整尾烧鱼的话,一定要将鱼尾指向客人,不能把鱼头对着他,因为这个鲜鱼的肉,从尾部开始吃容易和刺剥离;如果是干鱼做出来的话,就要把鱼头朝向客人,因为干鱼做了以后,容易从头部剥离。还有比如说冬天的鱼腹部比较肥美,这时候摆放鱼,腹部要向右,这样便于取食。为什么向右?因为右手拿着筷子,所以比较方便吃这个鱼。如果夏天呢?鱼背的地方比较肥,要把这个背部向右,考虑得非常细致。

    

  现实生活说完了,我们就开始进入精神世界。在孟子的时代,有这么一句话,就是把鱼和熊掌相提并论,这都是美味,两样东西摆在这里,选择什么呢?能不能兼得?从这样的话里我们看到对美食的追求,鱼是在很重要的一个位置。汉代的鱼是美食也是常食,由食鱼生发出一些风俗,特别是表达了人们的希冀,在饮食生活当中,有比较突出的一个表现。这也是一幅汉画,这个画面上表现的是祭祀的场景,中间的香炉焚香,两边是两条鱼祭品,到底是祭神还是祭祖先,我们不必要细究,但是一定是在举行一个仪式。古代有这么一个说法,就是你爱吃的东西,你一定要先献给神。你爱吃,神也爱吃,所以《诗经》说,“神嗜饮食”,神也是爱吃的,你要记住这一点。拿鱼来祭神,就是顺理成章的事。看这样的一些花灯,我对现在重庆不太了解,知道成都经常做这种花灯,包括自贡,到了灯节的时候,是必不可少的,在汉画上我们就看到了花灯,是鱼型的花灯(图25)。把它做成鱼型,就是寄予了一种特别的希望。更多的是,我们在汉代的一些建筑装饰画中看到带有鱼的这种门环铺首,就是大门上的两个门环,这个门环边上或者门环里面,它表现有鱼的图形。我们知道门环铺首是一个兽面,一个神,或者它是表示一种威严,恐怖,对外来者是不欢迎的,或者说辟邪也好,就是守卫这个大门。而鱼的内涵不是这样,所以把鱼和铺首放到一起,是不是刚柔相济的一种表现?鱼应该是美好、友好的象征,表现出一种温情。

都得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商量。    

  这幅建筑装饰画的中间是汉代常见的一种纹饰,很多研究者叫它柿蒂纹,两边有两条相对的鱼。这个很特别,我再说一个跟重庆相关的例子,大家知道重庆巫山有大溪文化遗址,在这个遗址里面发现了一座墓葬,这座墓葬死者脸的两侧,一侧摆有一条鱼,和这个意境是相似的,和下面的一幅图意境更相似。这是山东的汉画(图27),你看这人面也好,神面也好,嘴角一边一条鱼,表现的应该不是这个人爱吃鱼,而有更深刻的意义。我们顺着这样一种思路往前追,可以追到史前时代,新石器时代,在西安的半坡文化遗址,发现这样的人面鱼纹,是不是跟刚才那个汉画有点类似?一个人面装饰得很特别,一边有一条鱼,当然这下面表现的也可能是鱼,但是不如这个明显,对于这个画面的解释,到现在为止应该有20多种,但是论者谁也说服不了谁,因为它是孤立的解释,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这种鱼纹在史前彩陶上出现的很频繁,是彩陶很重要的一个主题。我自己前两年出了一本书,叫《史前中国的艺术浪潮》,专门讨论彩陶上的鱼纹,甚至觉得彩陶高峰时期的纹饰主题就是一个大鱼纹系统,或者叫鱼纹大系统,鱼虽然是图案化了,但是一看就能看出是鱼纹来,其实鱼的尾巴、眼睛,鱼的身子都可以分解开来作为几何图形出现。我们不明白,如果不仔细梳理,你不知道具体的一个图案的变化过程,所以我在那本书里下的功夫在此,就把它梳理出来,按它的变化,由繁到简,由整到零,由分解到重组这样一些变化,很多几何形的纹饰都跟鱼纹相关,或者说都是鱼纹,鱼的象征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我觉得这就把我们对彩陶的认识条理化了,就不至于说见个鱼说鱼,见个几何形的纹饰就说它是个三角、是个花瓣、是个圆形,就完全把它分开了,没有一个整体的联系,不成体系。

    

  这也是将近6千年的一幅最早的绘画,大家作美术的关注这个作品,解释也很多,我们现在只关注这个鱼就行了,这是比较象形的鱼。它描绘的可能是一个权力的交替,这边是一柄斧子,斧子是一个权杖,权力的象征,而这两样动物可能象征着不同部落的一个胜负,这是一种解释,这个鱼一定是一个象征。那么鱼的分解就是这样,我刚才说了把一条鱼就表现出鱼头,它是鱼没有问题;我就表现一个鱼身子,也没有问题,当然它更深的解释,一定会有所差别,为什么它就画鱼头,它就画身子呢?我们现在不深究,只说它是鱼就可以了。它是要表现鱼,但还有更深的意义,把这个鱼画出很多变化来,像这样看,还是鱼,没有问题,再变化下去,可能你就不知道了。当然你们从美学的角度看,可能觉得这是画得非常好的,我也觉得画得很好,6千年以前的人画的,那个画工,我说他是可以堪比艺术家,有些学生说,他没名没姓怎么是艺术家?他当然没有留下名姓,但这不是一般的画工能画出来的,这是经过提炼、经过反复的琢磨,而且他有一个社会认可,就是说,不是你想这样画就行了。他是在很大的范围内,都这么画。我还觉得这个时候,已经有了艺术原理,这么认识,是不是有点拔高呢?不是这样,比如说讲究色彩的对比,黑红对比、黑白对比,讲究对称、讲究平衡、讲究装饰、讲究连续,在陶器的一周画,它是画同一个图形的,我们叫它二方连续图案。

 

  还有讲到表现,有一个名词叫“地纹”,就是同一个色块是作为衬底的,把这个没有着色的地方留白出来做纹饰,这种方式7千年前就有了。我们说的叫知白守黑,就是这么表现,这是不是一个原理?很早就有了。所以研究艺术寻根,我觉得大家可以到彩陶上去寻根,当然艺术要发展,认同很重要,所以我对彩陶的认识,把它提到一个比较高的程度,跟文明起源应该是密切相关的。相关到什么程度?我简单说一下我的想法。比如说和鱼纹相关的纹饰,我们看它的分布,北边可以到达呼和浩特,南边可以到达长江流域,这是汉水流域,已经紧挨着四川重庆了;然后象征性的简体鱼纹,只有一个鱼尾巴,分布在关中平原这一片,关中盆地还有晋南地区、豫西地区,还有鄂西北地区,类似的纹饰在四川汶川地区可能见到过,在我自己的笔记上记着,但是后来没有查到图片,只是说印象。扩展的范围,你可以想象有多大?这样的一些纹饰我觉得跟鱼纹都有关系,因为我做过一个演变的序列,我们习惯上叫它花瓣纹,所以我写过小文叫《花非花》,它不是花,是鱼纹的局部演变过来的。同样这样的纹饰也是,是从鱼的图案化的鱼纹身上分解出来的,它的分布和图案化的鱼纹是能吻合。把这些和鱼纹相关的纹饰认读出来,我们把它们分布的区域叠合起来,可以看到这么大的一个范围,这是个什么范围呢?这就是最早中国统一形成的核心区,由此我就想到,统一的准备,它的文化准备也好,精神准备也好,从艺术的角度来看,在距今6千年的时候,已经奠定了基础。大家都认同了,从艺术上、从文化上、从精神层面上,认可鱼的这种象征。当然鱼究竟象征什么?我没有太准确的解释,过去有学者解释,比如说因为鱼生殖力比较强,一肚子的鱼子,可以孵化出几千条鱼来,可能代表着丰产的一种希望,也可以说是一种生殖崇拜。还有一种解释,说可能是图腾。我认为这两种解释都不是太完善,因为图腾是有特定范围的,或者说它是在局部地域出现的,不能这么大的范围都崇拜这一个图腾,那已经不是图腾的意义了,所以这种大范围的认知说明什么?说明它有一个大家认可的象征意义,在哪里?我们还需要继续研究。

 

  刚才这个图没有看,我说叫铺首悬鱼,这只大门上的铺首,刻了两条鱼,这两条鱼可以在门环的中间,也可以在外边,在一个兽面的两旁,所以两个矛盾体让它共存在一起。

 

  河南地区汉画中也有表现鱼纹的各种图形,都是很艺术化的模印在砖上的砖画。也许我们都可以认出不同的鱼种来,非常精炼的线条表现。双鱼我们知道在古代还有特别的意义,应该从汉代就有这样的意思了。鱼不仅仅是美味,它应该表现人们的一种期望,一种希冀,是一个象征。作为艺术表现,如果不是出现在厨房里,就一定是更加强调它的象征意义,比如说鱼可能是爱情的象征,还有可能是友情的象征,汉唐的时候,表示书信往来,最早的汉乐府上记的就是在鱼肚子里面放书信,然后让友人带去,又送了鱼,又送了信。所以到后来把这个书信的匣子就做成鱼的形状,然后把信放在里面寄出去。这就是人们对鱼很特别的感觉,不仅仅是美味。

 

  这里还想说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,跟鱼有关的,就是汉画中的四灵。四灵就是龙、虎、鸟、龟(玄武),东边的龙、西边的虎、南边的鸟、北边的玄武,用这个来表示四方的方位。我们现在知道东南西北是很简单的事,日出、日落很好区别。但是在文明发展过程当中,它是到了一定的程度才有的概念。人在童年时代,很早的时候,可能只知道前后,也许也知道左右,但是未必有东南西北这个概念。有很多民族自己发现不了,是从周边相邻的民族那里引进来的这个概念,这就是一个文明成果。前几天我在成都开会,我们成立公共考古专业指导委员会,我有一个示范的演讲,就讲了这个方位,讲成都。你们可能很多人都去过成都,应该有比较深的印象,成都这个城是歪的,是斜的,是不是?它的布局,不要想那个人民南路,人民南路是正南正北,这条路是后开的,你看其它的街道,它是斜的,为什么是斜的?我们中原汉代的城,长安城也好,北城墙就是向着北、南城墙向南,就是城墙的四边朝向东南西北。四川不是这样,我不知道重庆,因为重庆比较特别,是一个山城,它也没有像成都那么古老的历史。成都的城是歪的,往前能数到什么时候,可以找到金沙时候的根据。金沙发现的房子和墓葬都是斜的,是和现在成都城的方位是一样的。成都周围发现的几座史前城址,宝墩、鱼凫城,还有三星堆这个城也是歪的,发现的祭祀坑也是歪的,三星堆最新发现的那个所谓仅次于殷墟宫殿的基址也是歪的,大约歪到什么程度?40度左右的偏角,45度。就是偏到什么程度呢?如果是一座城,四个城角向着四方,不是四个城边向四方,这是很特别的一个方位体系。这也说明,当时的人已经认识到了方位,已经有这个概念,只不过他们在建筑、在埋葬墓葬的时候,取了和中原不同的一个方位体系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为什么是这样?我提了一个依据,大家知道地震发生的龙门山那边,就是都江堰那边,那座山恰恰是东北—西南走向。南边的龙泉山山小,挨近成都的,也是东北—西南走向,把成都夹在中间,成都的这个方位恰恰是吻合于这个山势的。这个走向很特别,我做了这个讲演,成都的学者们觉得还有点意思。所以说正不正,不是说一定要像中原那种正方向,它也是一种正,这个角这个边,还有一个名称叫维度。捕鱼所用鱼网的四角,也叫维,它恰恰是强调了维的这个指向,挺有意思。

 

  从文献记载看,商周时候对方向的认知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从考古资料来看,还要大大的往前提,因为史前人埋葬墓葬、建筑房子,是很讲究这个方位的。不是我们说的所谓风水,它讲的怎么样利用自然的条件,怎么样享受大自然,又避开自然的威胁,可能跟风向有关系,这个四方的四个方,最早恰恰是用风来表现的,就是四方风。

    

  后面我再说这个话题,我们先说这个车。我说的四灵四神是有车的,因为四个方向是由神来主宰的。我们看到汉画上很多都是高头大马、大车轮车,表现得非常生动,我特别喜欢成都汉画像砖上的出行图,有车有马,表现一种飘逸的神态,你们研究绘画,真可以好好关注,很高的水准,艺术评论我是没有办法,我只是很佩服。但是在这当中我们发现一种无轮车,车应该是有轮子的,为什么这些车没有轮子?我们看这两幅图,这应该是像一个车,这个不是轮子,是表现的云彩。很多人还拉着车,上面坐的,过去解释认为是仙人。还有更多的这种所谓的龙车也是乘着云,还有虎车也是乘着云,都没有轮子。还有这样的鹿车和鱼车,这是我们今天说的鱼的话题,要看到鱼怎么拉车呢?好像是挺虚幻的感觉。鱼车在很多地方都有发现,河南、山东、江苏都有。

 

  过去的研究认为,这是云车,就是神之车,这是什么神呢?也有各种解释,我不太完全赞同这样一些笼统的解释。他们怎么解释的?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,不细说了,我就说说我的认识。我认为它是四方神的坐骑,他们的交通工具,象征性的神灵拉着他们出行。这是刚才我问大家的四灵、四神,汉代的瓦当,这个瓦当的艺术水准相当高,这是东方的龙、西方的虎、南方的朱雀、北方的玄武,玄武就是龟蛇的合体,这个很特别。我们所要关注的就是北方的问题。

 

  关于四方和四方风我已经说了,在殷墟卜辞上对四方风就有不同的名称,所以最早表现方位是用风来表现的。为什么用风?是和我们的农业耕作相关的。东风就是春天春风,南风就表示夏天、西风就是秋天、北风那就是冬天。而恰恰这个表现农耕的四季,春种、夏长,秋收、冬藏,它是这么样的一个关系。我们看四方跟四灵,在《礼记·礼运》上说,这个四灵是指“麟、凤、龟、龙”。注意这个说法和我们刚才说的不太一样,这个麟应该是虎的位置,而这里应该指的是麒麟,所以这个四灵是有不同的版本的。同样是在《礼记·曲礼上》又说“前朱雀而后玄武,左青龙而右白虎”,这个四灵是汉代人的一种说法,所以稍有区别。在先秦一些文献上,汉代一些文献上,说的比较多的都是这样,龙、虎、雀鸟、玄武。我们还要认知另外一种版本,这是过去没有讨论过的,就是关于北方玄武的问题,有可能也有北方“鱼”这么一个版本,我这里引用了一些文献,可能比较生僻一些。就是说汉代通行的一种说法,玄武是北方神的名称,就是龟蛇合体,但是有另外的一些说法,《山海经》里面说,北方有一种虫,就是蛇,这个蛇的名号又叫鱼,汉代的一个经学家郭璞,说这个虫,以虫为蛇,以蛇为鱼,这里虫、蛇、鱼是可以划等号的,就是说它的象征意义。可是我们知道玄武上确实是有蛇的,它也可能跟鱼有一些关系。

    

  更重要的是,这蛇可以称为鱼,蛇还能化为鱼,《大荒西经》也是《山海经》说的,蛇化为鱼,是为鱼妇,传说的颛顼这个帝王,死即复苏。这就是说鱼跟蛇的关系,可能在这个时候所指的是一样的。特别有意思是,甲骨文里面表现北方的时候,是画两条并列的鱼,说要祭祀,向北方祭祀,指示北方就画的是鱼。而我们知道北是取背的意思,这个背上面一个北,背是像两个人背靠背,是这个象形,取了它的一半,也可以说是人的一个背对背的象征性,表示就是北这个字。而北还可以用两条鱼来表示,这个很有意思。更重要是的,我们看到了汉代的一幅壁画,在河南永城,就是豫东地区,这幅壁画画了这个四神、四灵,是以龙为主体的,这个是虎没有问题,这个是鸟也没有问题,还有呢?还有一条小鱼。就这么四样东西,这就是四神的另一个版本,所以我们重视鱼,特别在这个画面上,找到一个很重要的线索,龙、虎、鸟、鱼。这个鱼是比较细长的一种。

 

  回过头来,我们再看众神之车,我觉得这个就是东方的神,所谓的这个神兽龙,是他的驾车的动物。同样西方的虎,神在车里,虎也是驾他的车出行的一个动物。鱼也是如此,还有鸟,前面我们没有说到鸟,鸟居然也拉车,为什么有鸟拉车的现象呢?就是因为有这种四神的说法。我认为这是四神的另一个版本,当然这些不是一起出现的,我们还不能认定,我在徐州的汉画馆恰恰见到了一幅这样的图,这四神集合了在一个画面上出现,这是虎,这是鸟,都拉着车,这是鱼,这是龙,还有什么疑问?我认为这是比较确凿的另一个版本的四神,也让我们更加认识了鱼的这个意义,鱼的这个重要性。能不能这样认识呢?我是比较肯定了,当然这种认识现在还没有发表,在这里跟大家也是一个交流。汉代的铜镜上见到有龟车图像,也有鱼车图像,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四灵之一的图像,龟车没有问题,就是玄武,鱼车也是北方神之车。

 

  我们说到北方神的多重性,因为北方属水,这个鱼龟蛇还有鹿,刚才还有鹿车,我们也看到了,都可以是水的象征,都可以象征北方。所以现在看来,北方和鱼是有不解的因缘,我们说的东南西北,北方是拿水来作为一个代表,南方是火,东方是木,西方是金,中间是土,那是五行说出来以后,就是这么说的。北方既然是水,最好的象征符号就是鱼,是没有任何疑问的。只不过后来版本就这样变了,为什么这么变?我觉得可能跟汉代人追求长寿、追求成仙的这个思想有关系,就是龟的长寿,这个观念可能起到了重要作用,它比起鱼或许更神性一些,所以取代了鱼的位置。

 

  鱼对我们的味觉如此重要,对我们的精神也是如此重要。从6、7千年前的史前,一直到现代的生活,我们都离不了鱼。我们离不了鱼的美味,也离不了它的象征,我们还要追求年年有鱼,这都是鱼带给我们的希望之所在。

 

(全文转载自:王仁湘 新浪博客 文字整理:侯波 [在四川美术学院的讲座录音整理文本] 刊秦臻主编《佛像、图像与遗产》,重庆大学出版社,2016年6月)  

 

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发布于文物考古,转载请注明出处:都得以从图像的角度来做商量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