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

2019-08-04 作者:世界历史   |   浏览(172)

www.9159.com,金沙免费送58元彩金,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。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。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。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。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。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已经闭幕。这次会议全球瞩目,从内政到外交,十八大对中国乃至世界今后的影响涉及很多方面,人们有各种解读。虽然当前的解读不能完全代表未来的走向,但人们总是会有这种冲动。专家们喜欢逐字逐句地解读新意,我只从更远一点的视角议论一下十八大以后中美关系的可能走向。毕竟,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。 十八大召开的时间点有一个大的背景:中国的整体国力正在超过美国。毛泽东当年制定“超英赶美”的目标已经实现,中国国力超过美国的时间也越来越近。已经有人指出,中国超过美国最近的时间点可能是西历2016年。美国虽然依然很强大,但是,美国的衰落与中国的上升,两者即将相遇在一个敏感的时间点上。恰如100多年前美国整体国力超越英国,那是全世界的大事。因此,在这个关键时刻召开的中共十八大,自然会受到全世界的瞩目。未来中国的发展和命运,也必将影响中美关系的调整。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关注中共十八大,很大程度上也是关心他们自己的未来命运。中美关系作为其中的重点,在新中国成立后大致经过了几个阶段。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到尼克松访华,那一时期的中美关系是敌对的,这种敌对包括军事和意识形态。上个世纪70年代尼克松访华后,中美关系进入一个新的阶段。那一时期,中美之间意识形态的差异依然巨大,但是,由于双方寻找到最大的共同利益,意识形态的差异退到次要地位,共同应对前苏联的威胁,成为中美合作的纽带。这一合作一直延伸到改革开放的前半段。上个世纪90年代,随着前苏联解体、冷战结束,中美关系进入第三个阶段。必须承认,在前一个阶段,中美之间虽然在多个方面展开了不同程度的合作,但分歧依然存在,只不过在极为显著的共同利益面前,双方都将有意避开了意识形态为主的差异和分歧。当前苏联解体后,中美之间最大的共同利益突然消失,此前被掩盖的分歧和差异变得极为明显,美国也由此调整了中美关系的战略目标。 美国在冷战结束后,面对中美之间的分歧,确立了一个他们惯常使用的战略目标,即:改变中国的政体。这一战略被一些人简单地解释为:民主国家之间不会打仗。虽然这一简单化地解释非常可笑,而且不符合历史事实,但是,两个连任的美国总统,克林顿和布什政府的确把这个问题上升到第一高度。关于“人权”的一次次纠缠,台海问题的一次次紧张,美国在中国周边形成的包围趋势,都与此战略有关。(美国历史 www.lishixinzhi.com)这一战略也延伸到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,其典型就是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所说利用网络、发动颜色革命、“take China down”的言论。为了配合这一重大战略,美国在中国内部培养了一批他们的代理人,除了经济领域外,在政治领域也形成了争相为美国“带路”的局面,或者提前站队,以避免未来中国政体改变时被“清算”。毫无疑问,在过去的一个时期内,以颜色革命来改变中国是他们的明确目标。他们认为,只有改变了中国的政体,中美之间的利益才能更加高度一致。而中国则将其视为最大的威胁,即便在经济领域,这一战略的成果也很可能是美国彻底宰杀中国这只“肥羊”。因此,美国的这一战略未能成功实现。 西历2011年,美国重要政治人物基辛格在美国出版了《论中国》一书,该书中文版于西历2012年在中国出版。基辛格对于中国的论述未必完全正确,但是,《论中国》一书中,基辛格对此前美国长期试图改变中国政体的战略提出了批评。其理由大致如下:首先,民主国家不会冲突,是一个错误的判断;其次,改变中国政体的代价可能谁都承受不起;第三,中国5000年的历史证明,中国传统有着自身的优越性。因此,基辛格将未来中美关系描述为“共同进化”。我相信,基辛格至今对于美国政治依然有着巨大的影响,他的这一原则性纲领一定会影响美国未来的对华政策。这一原则简单说就是:美国不再寻求改变中国政体的目标,而是与中国全面合作,双方在新的共同利益下,肩负起领导世界的责任。 这样一种改变,对于中国和美国都是艰巨的挑战。尤其是美国。100多年前,美国国力超过英国时,英国放弃领导世界的权利并不心甘情愿,一直拖了将近半个世纪才被迫让位,接受了美国第一霸主的地位。不管怎么说,在此之前,英国领导世界也延续了200年,而美国领导世界如果从二次大战以后算起,至今只有60多年。这么快就要放弃世界第一的领导地位,美国的心态调整并不容易。然而,刘姥姥永远不懂大观园的难处。只有美国自己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多大,它的力不从心使得它不得不寻求与中国的全面合作。恰如当年英国在向美国转交了领导世界权后,还能在美国的庇护下,继续过一段时间的好日子。对于美国来说,既要放下高高在上的傲慢,也要改变政治挂帅、意识形态第一的敌对心态。因此,中美国力划时代的逆转,是认识中共十八大的重要背景。 对于中国来说,调整心态和确立国家战略同样重要而艰巨。十八大报告中有一段话近日在各种场合被频繁复述:既不走老路,也不走邪路。在中美关系问题上,老路就是毛泽东与尼克松实现中美缓和之前的敌对状态。按十八大的精神,即使中国继续发展,国力进一步提升,未来的中美关系也不会回到昔日敌对的状态。那些“中美必有一战”、“中国打败美国”的观点,充其量只是口号,难以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,中美之间不应该走到敌对的“老路”上去。当然,中美之间的改变必须是双方的,如果美国不改变它的敌对心态,那将是另一番局面。中美关系之间的“邪路”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,把中国完全变成美国的附庸。这条邪路对于中国、对于美国、对于世界都是非常危险的。这一认识并不妨碍中国自身所需要的政治改革,只不过更需要实事求是、面对中国现实,而非听命他人、照搬他人。 未来的中美关系应该是在寻找和维护最大共同利益的前提下,多层次、多领域的合作。有磕绊很正常,但深入合作是大势所趋。那么,未来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究竟何在?首先是世界和平。和平不仅是中美的最大利益,也是全世界的最大利益。美国此前推翻别国政体的战略,有的成功,有的失败。但即便是成功了,也没有带来真正的和平,美国不得不反思自己的战略,同时检视自己还有多少力量可以继续推行这一方针。中美G2合作共同维护世界和平,一定会比美国单方面用武力消除“邪恶”要有效得多。其次是经济繁荣。美国经济要发展,离不开中国;中国经济要发展,也离不开世界。合作是共同的主题,任何一个国家想以损人利已的方式来获得经济繁荣,都不可能长久,中美合作实现共赢,将是未来的方向。在这两个共同利益下,中国需要更大国际空间,但也不是彻底取代美国当今的地位,而是平等地与美国共同协商,履行中国对世界的责任。 视美国为仇寇的老路不可取,视美国为圣明的邪路同样要抛弃。未来新一届中国领导人,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事要做,最关键的是面对美国和西方的自信。这一自信不仅来自国家硬实力,同样要来自文化软实力。因此,建设和提升自身文化软实力,也是一项非常紧迫的任务。

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发布于世界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就是把中国政体改变成像美国一样

关键词: